Fresh Fools火了,抢购NFT就为了当傻子?

北京时间3月27日晚,在无数人期待的目光下,非常魔性的傻瓜NFT正式上线mint,叫它傻瓜,是因为它真的就叫傻瓜——Fresh Fools ,中文社区中的用户甚至都直接称呼自己为傻子。

Fresh Fools 的发布过程也是充满了傻气,原本的Mint时间是3月17日早上7点,原定发售10000个,大约是受到攻击,上线后多次出现技术故障,连续一段时间内频繁报错,一度引起了社区恐慌,项目方不得不关停社区。

为了缓解尴尬,项目方进行了一波自嘲,官方发布文章《如何毁掉一个好项目》(How to ruin a good NFT project into a FUD-fest. A quick guide),在文章里,从炒作和加深FOMO情绪,到开发团队作出错误决定,直接坦言承认“我们是傻子”,宣布我们凭着自身本事毁掉了一个好项目,欢迎来嘲讽我们。

再次发售时,原本10000的发行量缩减至5555只,最终mint出了5757只傻子。

过去这段时间里,傻子们的地板价不断回升,在老雅痞看来,这和以下几个因素是分不开的:

智商不足的系列操作,具有典型的MEME风格。

极具感染力的自嘲态度,带来强烈的社区共识。

恰到好处的时间点,蹭一波愚人节热点。

加密世界离不开meme,在社区里传播的观念,代表了一种共享的亚文化或对现实的认知。想想狗狗币的眼神,meme的本质就是一种淡淡的嘲讽,是一种蔑视一切的自嘲。

以颓废、消极和自嘲的情绪与态度为特征的“丧文化”迅速在NFT世界中流行,老雅痞之前给大家盘点过的几个NFT多数是以带有颓废、绝望、悲观等情绪和色彩。比如说顶级NFT BAYC,创作者Seneca称该项目的灵感来源于“一种对生活感到厌倦,却拥有世界上所有金钱和时间的猿类,他们在金属酒吧里闲逛着”。Mfers就展示着抽着烟,慵懒地摊在椅子上操控键盘的火柴人,万千个币圈玩家都是这一副样子。

Fresh Fools的画风魔性十足,创始团队称,这个人物没有正常的人类特征,它没有嘴巴、眼睛、耳朵、头发或性别。他们的个性体现在他们穿的衣服和其他配饰上。蓝色作为标志色,用一只手臂高举彰显傻气,以赋予它与其他PFP项目相比的某种运动和独特特征。用户不知道这个傻子举着手是在生气还是跳舞还是单纯的就想举着手犯傻。

不得不说这种傻里傻气的气氛太好了,无论是discord社区,还是微信群,傻子们聚在一起聊天的氛围实在是太有趣了,一边阿巴阿巴地刷着屏,一边用傻子表情包配图,一边交流着项目的运营和发展,一边心甘情愿地当个傻子什么也不管。

▵ 傻子摆烂对话、推上傻子感受、傻子微信群聊一览

傻子项目方也是别有用心地选择了恰逢愚人节到来的这个时间点,这种蹭节日热点的有心运营也为傻子的发售带来了一波热度。

轻松幽默的社区文化,摆烂自嘲的人生态度,傻子们愉快而积极地对外传播,让这个自称“毁掉的项目”逐渐价格回升,关注度也越来越高。

当然,即使是在愚人节的热点加持之下,Fresh fools 仍然是个非常fresh的项目,傻子到底能不能是成功的傻子,我们目前尚不能断言,但好像在愚人的国度里,傻子到底能不能成功的赚到钱好像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毕竟现实生活又卷又累,能在web3的世界里少一会儿FOMO,多一会儿自嘲,丧一下,坦然的当个傻子,已经是社区精神的展现了。

从去年NFT爆火,加密世界市值飙升,以太坊的原生货币ETH已成为仅次于比特币的第二大加密货币,投机者纷纷一拥而上,各种meme币交易更是人头攒动,但其实在以太坊创始人V神却清晰地认识到,这个他一手创造的世界,正在混杂着骄傲且恐惧的情绪中前进。

以太坊让少数人变得更加富有,BYAC已经成为了富人俱乐部的代名词,阶级分层愈发明显。另一方面大量NFT项目的铸造也让造成碳排放增多,同时也成为逃税、洗钱和一些卷钱跑路的骗子们的工具。Vitalik 更希望以太坊成为各种社会政治实验的启动平台。例如,更公平的投票系统、城市规划、普遍基本收入、公共工程项目。最重要的是,他希望这个平台能够制衡威权官方,并颠覆硅谷对我们数字生活的束缚。他承认,他对以太坊变革力量的愿景存在被贪婪所取代的风险。

当每天傻蹲着新项目Mint的时候,当看到研投解读开始FOMO焦虑的时候,当web3更像是富人之间的小游戏后,有这么一个魔性的社区,每个蓝色小东西都能放心的不当精英当个傻子,一开口就是阿巴阿巴阿巴,干脆说出,买了傻子NFT就是为了当个傻子,傻子是不会赚到钱的,Fresh Fools更像是是加密世界里的一片世外桃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our × 4 =